中字全程回顾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都回答了什么

2018-04-12 11:13:39来源:新浪网

   原标题:一文尽览: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都回答了什么

  四海网科技讯 4月11日下午消息,今天凌晨,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如期前往国会山,参加参议院听证会,以下为听证会主要记录,按时间排序。

  欢迎来到华盛顿特区,我们目前正在国会山的哈特议员办公室内,我们正在等待Facebook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到来,他今天将会在这里回答议员提出有关Facebook隐私政策的问题,此前的 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盗取丑闻让Facebook受到了广泛的质疑。

  扎克伯格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将抵达现场,我们今天下午将会实时更新听证会的实录内容。据说这场听证会最多将会持续4个小时的时间。

  扎克伯格本周将会参加两场听证会,今天是第一场。明天他将会回到这里接受众议院商务委员会的问询。今天,将会有两个不同的参议院委员会对扎克伯格进行问询: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以及参议院商务、科学与交通委员会。今天将会有44名议员对扎克伯格进行发问。由于议员人数众多,现场不得不摆放了第二排座椅和麦克风。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07 大家好!我现在正在听证会现场,这里所有人都在等待扎克伯格的到来。听证会预计将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15开始,但是由于议员需要在同一时间进行一次投票,因此听证会开始的时间可能会稍稍推迟一些。目前这里已经十分拥挤,目测有超过70家媒体的记者到场,还不包括那些等待扎克伯格进入现场就坐的摄影师。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14 再来看看现场的环境,许多人正在外面排队等待进入,目测队伍的长度超过了100码。排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个女士对我说,她是今天早上7:15到的这里。外面还有数十个摄影师等待着拍摄扎克伯格走进来的图片。媒体桌后面第一排座椅是为Facebook公司的沟通团队所准备的,包括该公司负责全球沟通与公共政策的副总裁埃利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坐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儿子。在我的另一边,即将坐在扎克伯格身后的,是Facebook的首席法律顾问科林·斯特雷奇(Colin Stretch),去年秋天,他曾经因为俄罗斯在Facebook平台上发布政治广告而来到这里进行作证。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18 楼里进来了一些抗议者。他们正在进行安静的抗议,但是在场的每一位摄影师都拍摄到了他们的画面。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26 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安静,目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几位参议员已经开始就坐。我看到了泰德·科鲁兹(Ted Cruz)。目前我们依然在等待扎克伯格。大多数参议员都还没有入场。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29 扎克伯格进入会场,跟在他身后的是Facebook负责企业政策的副总裁乔尔·卡普兰(Joel Kaplan)。现场相机快门声音不断。扎克伯格与几位参议员握了手,听证会即将开始。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35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议员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以及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主席议员约翰·图恩(John Thune)进行开场陈述。现场还有一些空位,一些议员尚未到达。以下是从我的座位所看到的现场情况: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46 议员还在进行开场陈述。他们所说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此前媒体所报道过的内容。他们评论了Facebook的规模,议员黛安·范士丹( Dianne Feinstein)介绍了Cambridge Analytica当前的情况。格拉斯利还总结了Facebook的广告业务以及数据收集行为。所有人都等待着扎克伯格的发言。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50 议员比尔·尼尔森(Bill Nelson)在开场陈述中讲述了事件的始末。他说到:“我直接了当的说吧。如果你们和其他社交媒体企业不能规范自己的行为,那么我们谁都没有隐私可言。”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53 扎克伯格终于开始念自己的证词了,他已经于昨天将证词递交给了委员会。他刚刚说道:“我创建了Facebook,我运营着这家公司,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应该由我来承担责任。”因此前来回答国会问询的正是扎克伯格而不是其他人。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59 证词和开场陈述结束。我们开始问答环节。首先是格拉斯利,他提醒每个人只有五分钟。我会持续更新简要概述,而不是详尽记录每一次交流。

  第一个问题是Facebook是否知道任何其他开发人员或数据公司也存在与 Cambridge Analytica类型的情况。扎克伯格重复了Facebook公司几周前的表述:该公司正在寻找其他潜在的不良行为者,并将对那些可能无法正确访问大量用户数据的公司进行审计。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10 下一位:参议员尼尔森。他询问Facebook是否正在考虑采用一种商业模式,允许用户付费购买非广告服务。

  扎克伯格:有一种方式是用户可以选择退出Facebook基于每个用户的数据多发布的、有针对性的广告。这就是说,Facebook仍会显示广告,只不过这些广告是非个性化定制的。“尽管有些人不喜欢广告,人们真的不喜欢与己无关的广告,”扎克伯格说。他还澄清说,现在Facebook“用户不能选择付费而不看广告”。这听起来像是一种订阅模式,值得Facebook认真考虑。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16 参议员范斯坦言辞犀利地质问扎克伯格,如何避免俄罗斯选举广告事件再次发生。扎克伯格说,在经营Facebook的过程中,他的最大遗憾是没能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快速识别俄罗斯人的“信息行动”。当范斯坦问到他在什么时候第一次意识到这一切时,扎克伯格说:“正是在2016大选期间。”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20 冯斯坦恩刚刚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扎克伯格说他几周前也曾同样问过自己的团队:为什么Facebook没能在2015年首次发现Cambridge Analytica违规收集用户信息时,就采取措施制止后者的错误做法?

  扎克伯格说,2015年Cambridge Analytica 没有使用Facebook网。他们不是广告商,也没有经营任何页面。“我们没有什么可以禁止的,”他说。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23 感谢参议员奥瑞恩·哈奇(Orrin Hatch)的提问,今天(至少对我来说)第一次笑:不向用户收费,你如何保持业务长期进行下去?

  扎克伯格尴尬地停顿了一下:“参议员,我们靠经营广告赚钱。”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24 有人问扎克伯格,他将对什么样的规定持支持态度。正如你所料,扎克伯格提到了Facebook已经做过的一些事情。他说,他认为企业应该建立一种“简单实用的方法”,让人们了解数据公司从他们那里收集什么数据,以及如何使用。为此,Facebook刚刚修改了服务条款,同时也是未来遵守即将到来的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隐私法规的要求。他还谈到了授权人们控制自己所发布的内容,他说Facebook已经在这样做了。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30 当被问及欧洲的隐私规则——即GDPR规则——是否应适用于美国时,扎克伯格说,他认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权享有良好的隐私保护措施”。他表示,Facebook计划将GDPR的关键性条款适用所有用户,虽然每个国家的要求并不完全相同。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37 参议员帕特里克·雷伊(Patrick Leahy)刚才问扎克伯格,他或Facebook公司中的人是否在与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合作?扎克伯格说是的,Facebook内部员工正在与特别顾问合作,但不是扎克伯格本人。这是一段奇怪的谈话,因为扎克伯格曾经表示不会透露任何保密的事情,但他最终表示“不清楚”Facebook是否已被传唤,但“我知道我们正在与他们合作”。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44 林赛·格雷厄姆是第一个粗暴对待扎克伯格的参议员,老是打断后者的话。首先,他提到安得烈“博兹”博斯沃思的备忘录,在泄露发生几周前,这份备忘录称,Facebook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他问扎克伯格为什么允许“博兹”在公司内部发表这份备忘录。格雷厄姆说,他会解雇持这种观点的员工。扎克伯格说,他试图让人们表达自己观点,以这种方式来管理Facebook。

  然后格雷厄姆开始问扎克伯格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格雷厄姆问,如果他不想使用Facebook,可以用什么社交网络?显然,扎克伯格没有真正好的答案。格雷厄姆接着问Facebook是否正在实施垄断。“对我来说肯定不是这样的,”扎克伯格回答说。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52 几分钟前,格雷厄姆问扎克伯格,一般人会否阅读Facebook的服务条款,其中概述了该公司收集数据的大部分规则,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数据。扎克伯格说:“我不认为普通人会阅读整个文档。这是显而易见的!”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55 参议员艾米·科罗布查尔(Amy Klobuchar)问扎克伯格是否会支持一项规则,规定公司必须在数据泄露发生72小时内通知用户。

  扎克伯格说,他认为这样做是有意义的。

  如果你想知道在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发生的时候Facebook为何没有对用户进行提醒,那是因为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一次数据入侵事件。没有人侵入Facebook的服务器,也没有人从服务器上盗取了数据。在Facebook看来,数据一切正常,但是它被收集数据的人滥用了。

  至少Facebook是这么说的。这也解释了为何扎克伯格表示他同意对用户进行通知,但是Facebook在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发生的时候并没有这样做。

  美国东部事件下午4:07 “我同意我们应该对这些内容负责的说法。”

  在谈到Facebook有责任保护用户上传的数据时,扎克伯格如是说道。但是让扎克伯格感到为难的是,他在几周前也曾经对Recode表示,他不喜欢为Facebook做内容方面的决策。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11 听证会持续了两个小时,议员们决定让扎克伯格休息一下。扎克伯格笑了一下说他希望继续下去。他表示:“我们还能再继续大概15分钟。” 于是听证会继续。

  有意思的是,上周在与媒体进行电话会议的时候,他也做过同样的事情。那时,当主持人尝试终止提问的时候,他要求主持人继续下去。我觉得这样做让他看上去非常自信。这是一个好的策略:我不需要休息,继续问吧!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19 泰德·科鲁兹(Ted Cruz)正在追问扎克伯格,并且暗示Facebook具有保守倾向。他的第一个问题是Facebook究竟是不是一个“中立的公共论坛”。马克伯格回答说Facebook是一个为所有想法所提供的平台。之后科鲁兹提到了帕尔默·拉齐(Palmer Lucky)被Facebook开除的事情,并且询问他被开除的原因是否与他的政治立场有关。2016年拉齐支持了特朗普,并且表达了反希拉里的言论。扎克伯格回到说拉齐被解雇并不是因为他的政治立场,但是扎克伯格并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22 休息5分钟。我认为听证会进行到目前为止扎克伯格表现得很好。目前任何问题都还没有难倒他(我认为议员提的一些问题是他之前没有预见到的),他看上去也非常冷静。很明显,这些政治家中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Facebook的运作方式。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34 休息结束,听证会继续进行。扎克伯格更正了此前所说的一句话。他表示Facebook并不是在2015年封禁的Cambridge Analytica,因为2015年时Cambridge Analytica不在Facebook上。扎克伯格表示,事实上Cambridge Analytica是在2015年底在Facebook开始投放广告的。他说道:“理论上讲,我们本可以在那个时候封禁他们。但是我们并没有这样做,很显然这是一个错误。”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42 多位议员询问扎克伯格Facebook是否应该干预用户上传的内容。扎克伯格表示如果用户上传的内容没有明显的不妥,那么该公司不应该干预,例如裸露、自残、恐怖主义内容等。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都是Facebook的立场,也是Facebook很难监控用户所点赞的内容的原因之一。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44 在听证会过程中,很多议员总是在进进出出。现在很多议员的座位上都是空的。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51 又一个例子证实了很多议员根本不懂Facebook和其他产品的工作方式。议员布莱恩·夏兹(Brian Schatz)多次询问他的WhatsApp消息是否能够用来通知Facebook他所看到的广告。扎克伯格则多次解释说WhatsApp的消息是完全加密的,也就是Facebook无法看到这些信息。夏兹并不是唯一一个提出类似问题的议员。不过这或许说明Facebook应该让大众了解他们产品的基本运作方式。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59 这场听证会开始变得有些无聊了。刚刚的两个问题都是关于Facebook产品和服务的基本运作方式的。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花了5分钟的时间说了他自己的Facebook使用体验,最后提出了一个问题:Facebook为何要让用户自己负责举报不当内容,而不是自己去监测这些内容。”

  扎克伯格的回答是:“我们需要在内容政策方面更加完善一些。平台上有太多的内容,我们正在雇人专门负责这项工作。”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06 我一直在等有人能够给扎克伯格“致命一击”。最终议员本·萨西问道,作为两个女儿的父亲,扎克伯格对于社交媒体成瘾现象学到了哪些东西。

  扎克伯格表示:”这当然是每个家长都会考虑的问题,问题的核心是,你希望自己的孩子使用多少技术产品?”他表示Facebook想要打造一个对人们有益的平台。扎克伯格重申了他的基本观点:如果你使用Facebook是为了和其他人进行互动,那么Facebook可以为用户带来好处。过去几个月里,Facebook一直在强调这个观点。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16 听证会已经进行了大约3个小时,但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到任何与收集用户信息有关的新内容。对于Facebook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媒体无法再继续渲染他们的隐私政策,我认为该公司会认为这是一次胜利。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22 议员广野庆子(Mazie Hirono)询问扎克伯格是否会使用社交媒体数据为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提供帮助。这意味着使用Facebook来判定移民人员是否有可能犯罪,还是有可能为社会提供积极的贡献。

  扎克伯格表示:“我们不会主动这样做。”对于扎克伯格来说,移民问题是一个大问题,他本人是Dreamers法案的主要支持者。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只有在被要求的时候才会利用用户的个人数据为司法部门提供帮助。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26 笑声,我听到了笑声。有人在笑!

  议员丹·苏里文(Dan Sullivan)认为扎克伯格的发展轨迹像是一个奇迹。从大学宿舍中诞生的一个小企业发展成了科技巨头。他问扎克伯格:“这样的故事只会发生在美国,你同意吗?”

  扎克伯格犹豫了一下,他说大多数这样的故事都发生在美国。但是他也提到了一些“非常有名的中国企业”。

  苏里文的回应道:“面对这个问题,你只要回答 ’是的’就好。拜托,我是在帮你!这个问题的答案是: ’是的’。”在场的人都笑了。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37 听证会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二了。已经过去三个半小时。大家加油。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46 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将所有自己的时间都用来询问有关歧视的问题,一些人认为Facebook在工作人员多样化这个问题上做得不够好。布克还询问扎克伯格是否会保护抗议者的人权,使他们不会在Facebook上成为被攻击的目标。扎克伯格表示他会这样做。

  之前有人告诉我听证会上一些国会黑人核心小组的成员会对扎克伯格发难,而布克正是这个小组的成员之一。但是他并没有特别难为扎克伯格,然而他所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围绕在种族和歧视问题。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55 议员迪恩·海勒(Dean Heller)询问扎克伯格是否认为自己是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的受害者。扎克伯格说自己并不这么认为。海勒询问扎克伯格是否认为8700万数据被盗的用户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扎克伯格表达了肯定的看法。

  扎克伯格表示:“他们肯定不希望自己的信息被一名开发者卖给Cambridge Analytica。虽然我们没有出卖用户的数据,但是我认为自己依然有责任和义务更早的采取措施来保护用户的数据。”

  在我看来,上个月这个事件刚刚曝出的时候,Facebook曾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但是他们的这种想法并没有被公众所认可。于是在最近数周内,扎克伯格承担起了更多的责任。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01 听证会进入第二次休息。在休息之前,扎克伯格被问到:“Facebook是否会使用手机的麦克风监听用户的通话,并且基于监听得来的信息向用户投放广告?”

  扎克伯格否认了这种说法,他表示Facebook从来没有这样做过。2016年中期,很多人都怀疑该公司在采取这种做法,导致他们不得不发表了一篇博客专门进行解释。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15 听证会继续,已经有12名议员离开了现场。扎克伯格看上去精神还不错。议员汤姆·蒂利什(Thom Tillis)为扎克伯格提供了点儿帮助,他根本没有提问,而是说政府不应该插手对社交媒体进行监管。他在没有提问的情况下就用完了自己所有的时间。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19 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登场,她立刻就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她提出了多个扎克伯格当日并没有回答好的问题,例如没有给出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的名字。哈里斯询问,Facebook决定不向用户通知他们的数据被盗,扎克伯格是否也参与其中。扎克伯格表示他并不清楚公司内部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

  哈里斯希望继续追责,她询问是谁在2015年12月做出的这个决定,不向用户通知他们的数据被Cambridge Analytica获取。扎克伯格只是回应说,“事后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哈里斯表现得很强势。在听证会开始之前,她是唯一一个我听说需要格外注意的议员。很多人相信她会在2020年竞选总统,这次听证会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在本州质询大型科技企业。就在她的时间结束之前,她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她认为在2015年,当Facebook选择不向用户通知他们的数据被Cambridge Analytica盗取的时候,Facebook内部根本没有人在负责这件事情。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27 轮到参议院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发言。他说到:“你们的用户协议写的太糟糕了。”他希望扎克伯格能够用“简单的语言”重写这个协议,让人们能够真正读懂这份协议。事实上Facebook已经这么做了,或者说已经尝试这样做了。

  他还对扎克伯格表示,国会最终是否会对Facebook进行监管,完全取决于扎克伯格本人。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39 有参议员问扎克伯格:“自从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爆发以来,Facebook的用户数量是否有了显著的变化?”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参议员先生,并没有。”我在上周也问了扎克伯格同样的问题。

  这也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Facebook很可能因为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受到惩罚,例如被国会监管。但是他们最害怕的惩罚却没有发生,那就是用户增长速度的下降。相比被政府监管,Facebook无疑更害怕用户数量出现下滑。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43 Facebook在股市上迎来了好消息。今日他们的股价上涨了4.5%。这说明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说的所有话都没有让投资人感到不满。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47 又有一个议员呼吁对Facebook进行监管,她就是议员麦琪·哈桑(Maggie Hassan)。扎克伯格再次回应说,Facebook对于被监管持开放态度,只要监管是正确的。现在看来,的确有很多人希望对Facebook进行监管,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监管是否真的会到来,以及究竟什么时候会到来。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7:07 议员提问的速度明显放慢了。大多数议员已经离开,很多摄影师已经开始收拾拍摄设备。有议员提问Facebook将如何对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作出反应。扎克伯格表示,如果他们对Cambridge Analytica进行的调查不够充分,他们将会采取法律行动。议员乔恩·泰斯特(Jon Tester)他认为Facebook无法对这件事进行彻底的审查。这个观点其实很有道理。目前来看,Cambridge Analytica很有可能已经将盗取的数据进行了销毁,或是藏在某个Facebook难以找到的地方。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7:25 听证会已经进行了5个多小时了,终于结束了。扎克伯格起身与几名依然留在现场的议员握了手,包括格拉斯利和肯尼迪,然后走出了会场。

  在我看来,这场听证会对于Facebook来说是一次胜利,至少从目前来看是这样的。扎克伯格表现得很聪明,也值得尊敬,我认为人们在看了这场听证会之后,对于Facebook的愤怒应该会减轻一些。多位议员都提出了对Facebook进行监管的想法,但是想法里现实还是有距离的,我认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Facebook应该受到监管。

  今日的听证会结束。扎克伯格在美国东部时间明日上午10点将会回到这里,与众议院商务委员会进行下一场听证会。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7:56 还有一件事,有摄影记者拍下了扎克伯格随身携带的笔记,里面有一些有意思的内容:

  关于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评论Facebook的商业模式,扎克伯格预备的回应是:“Facebook希望尽可能少的向用户收费。事实上我们是一个免费服务。”

  关于Facebook是否应该因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解雇一些员工,扎克伯格准备的回应是:“我们就是这样设计平台的。这是我的责任。不会让员工去承担责任。”

(文/责任编辑:xjw)